我有預感,今晚的平衡將會被破壞,可以感受到平常和諧靜謐的仲夏夜,有不可言喻的魔力正悄然進行中,連牛蛙也不得不在此環境下聒噪了起來。

我有預感,今晚的運動健身重訓並不一如以往面無表情,而更洶湧。

 

在經過不長的慢跑一圈後,步入了重訓室。本以為是死氣沉沉的地方,而後,因為你的出現,注入了一股活水。

重訓室不過是一群臭男人們的聖地,但環伺腹背受敵的你仍抵禦著飢餓狼群的緊迫。老實說,身為男人的我實在感到悲哀,男人這種生物身體真是老實又犯賤,我難過地抹除慾望,潛心沉入了健身的世界,如入無人之境,已告解我焦躁不安的羞恥心。

 

意料之外的是,妳跑了。

在重訓後,我們偕同步行至操場,我很感謝賜予我這得天獨厚之機的另外兩位友人。如果今日沒來此,想必遺憾終身。如果要說的話,你就像彗星般閃耀,繞著我的世界運行。

 

我看著在操場揮灑生命汗水的妳,不知不覺如此思考著。


你走至我身旁的座位,安靜坐下。

至今回想起來,我仍餘悸猶存,風雨日子裡留有的小小溫度。我正對著自己的無知與錯誤焦頭爛額,感到無所適從時,你的一句話將我拉回了現實:

「這是你的嗎?」

「嗯!對啊!我的小筆記本!」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我對自己感到噁心,容易春心蕩漾,易於喜形於色,自顧自地冒泡。

 

你以為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

按耐不住地我,在下課後的幾秒哩,狗嘴吐不出象牙的說了:

「難得看見你穿拖鞋耶!」

你莞爾的笑了笑。

我只好說:

 

「掰掰!」


好奇怪啊!

明明是如此炎熱的夏天,卻能夠讓人這麼透心涼,心飛揚啦啦啦。

 

仔細想想,我真是一個容易滿足的混蛋,只是簡單幾句問候,竟然讓我像個傻子般坐在椅子上傻呵呵的癡笑。就如佛家所說,我在此刻無欲也無求,已超脫塵俗,彷彿看近千年紅塵喧囂。對!我超越了。不過意料之外,人在喜極之時,並不是泫泣,而是赤裸裸的空靈。

開心也好,不樂也罷,一切都無所謂了。內心寂寞的小惡魔得到溫暖的關愛,枯瘦的靈魂獲得湧泉的灌溉,人世間就是如此才精彩。

七彩迷紅燈在燈紅酒綠處旋轉,我的人生跑馬燈也在燈火闌珊處峰迴路轉。唉!你看我已不知所云了!

寫此文為紀念此時無可比擬的心情,對於今早發生的事情,我只想說:

 

「師傅,我對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