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想當初國小第一次玩這鬼遊戲的契機是有工讀生在學校門口發光碟片,我還記得版本是019,然後就這麼不小心回家安裝開始玩了。

然後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拿著木棍狠狠地敲著嫩寶,用摩天一擊在肥肥海岸揍肥肥,花了快一個月的時間用魔力爪在螞蟻洞抓刺菇菇。

一群人推著超級綠水靈,偷查別人ID好搶進101組隊任務,看今天星期幾去刷幾場女神,卡在任務關卡刷怪不打科學怪人練。

每天看著屁孩尬廣,跟低能兒玩家搶怪,存錢買點數然後被騙,回首當年怎麼會這麼蠢。

為了炎魔花了一堆時間跳忍耐,然後好幾個小時慢慢磨掉炎魔,看看現在的新楓之谷,這些都只能成為回憶了。

某次機緣下,在朋友的邀請,我接觸了台大谷。

v113舊版的私服果然讓人回味無窮啊,五大職業外加一個狂狼。

為了培養一個箭神,先練了一隻主教,花了很多時間洗血,最後也如願成功了。

用暴風神射到處射來射去,然後我就刪遊戲了。

畢竟只是想找回當初的感覺,可惜物是人非。

感謝這遊戲曾經帶給我的感動。

沒想到就這樣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在上面呢!


我要來償還這幾個星期太過愜意的代價了。

為什麼人生一堆事情都要堆積在這時候呢?為什麼一天只有24個小時呢?

與其抱怨,不說了,我還有Paper要報,四樣作業要寫,四個期中考。

先去閉關,再會!


來分享一首歌,野田洋次郎所作、Aimer 唱的《蝶々結び》。

Music

名稱:蝶々結び
歌手:Aimer
音樂風格:流行
發行時間:2016年8月17日
地區:日本
語言:日語


搬運文章

我搬了幾篇對我很重要的文,也就是一些看似文青,充滿文藝卻不著痕跡的文。

這網站的設計,參考了 Instagram 電腦版的介面,總之就是這樣!細部以後再慢慢調整,右上方有個 Series ,指的是對同一件事情或同一個人所發的文,可以當作故事看看就好,廢文日記就放在 Other。

總之,以後請默默關注我的人多多指教了(可能根本沒有人)。

發文的同時,也確定了一件事,2017 LoL 世界賽閃電郎無緣晉級,心真累。


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乍「寒」還「暖」時候,最難將息。本日的天氣寫照大概與此無誤。望著窗外綿綿不絕的雨低語著。

 

真是糟透了。

 

資料探勘是一堂精神壓力轟炸課,把你的腦袋關在壓力鍋不停燉煮,至耗弱方休。如此令人疲倦的課堂上,總是使人容易胡思亂想。

 

「我要偷走你的外套。」

 

話音剛落,我以為我走失在決策樹的交叉口,頓時有些飄然,認為只是幻覺,不甘寂寞的聲響向著空泛的心靈踏起的跫音。但下一秒,如迷霧般的迷茫又被化解了。

 

「我要來偷了。」你的電腦椅慢慢地朝我駛向。當時的我,擁有了妳另一個模樣。貓 ,跬著步履躡手躡腳地,在我的眼皮下,取走了我的外套,然後賊嘻嘻的呵笑。有人說貓賊是人,或稱小偷貓,看見妳這副模樣,不自覺也能夠這麼想。

 

「妳很冷嗎?妳也穿太少了吧?」老實說,有時候我滿討厭自己這種偽善的關懷,頭腦打結的時候,我害怕吐露無知,不懂得說話的藝術,最擔心腦筋一發熱導致覆水難收。

 

「沒有啦,我只是想偷而已。」小偷偶爾也會承認自己犯下的罪刑。

 

「妳這樣根本是強盜吧!」

 

教室很悶熱,事實上根本沒有什麼機會穿到那件外套,看著那件外套就這麼被放在旁邊的桌上,我只好悻悻然且無奈地上著課。第一節下課的來臨預告著接下來的事情發展。

不得不說得先承認我是個卑鄙又自私的男人,我不疾不徐慢條斯理的走到冷氣遙控器旁,打著覺得室內悶熱的名義順勢將調控的溫度降低了。我想看到這裡,你們已經可以預見事態發展。

 

我真是糟透了。

 

沒錯,如預期冷氣加強發揮的作用下,妳終究受不了,拾起我的外套偷偷套上,到此時我竟暗自兀喜可以想出這樣計策,看來我也得開始去接受精神治療了。

 

不過好景不常,劇情急轉直下,妳再次跑了。

 

第三堂課不見妳的蹤影,究其緣故,冷氣太冷。這種情況也就是所謂的自作孽嗎?為了自私理由擅自更動冷氣溫度,雖達成目的,卻背離初衷。

 

看不到妳的第三堂課,真是糟透了。

 

 

我無精打采失落的上著最後一堂課,無意中瞥見桌上放著的外套,我忖度著:「妳果然不是強盜,而是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