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學生有分兩種嗎?

這是一個提起懸念氣息的問句,不想讓故事這麼停下的我,硬是讓對話續命的拙劣技巧。

 

妳答:「早上起得來和起不來嗎?」

 

哎,事實上啊,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也不知道呢。就像很多問題一樣霧裡探花,知道的話就不用這麼折騰了。

 

即使如此,妳還是善良地提供了一個合理的答案。

 

對於這個問題,我實在沒什麼想法,我只好硬是掰了一個連隔壁阿伯膝蓋都覺得唬爛的答案,就像死命抓著搖搖欲墜的最後一根稻草般,真是難看。

 

其實我的盤算是,一天一蘋果的做法匍匐前進,即使這樣會是一條無盡的路。

 

但是,這個酷似炎夏的暖冬,妳拾起一個意料外的舉動,妳回覆的速度之快,讓我來不及意會這是什麼情況,甚至讓我沒時間斟酌字句,其實這時刻的我不禁有些擔心,我那些無腦的話語是否摧毀了妳一時的興起。

 

怕的是可能在字裡行間,無意冒犯了妳,或是我無趣的文字讓妳生厭。舉步維艱,但我想挑戰那高牆,哎,薩爾達不也是這樣救到公主嗎。

 

沒想到我們就這樣聊了不少(好啦其實應該蠻少的),從忙碌的日常,到一些微不足道的怪習慣,總覺得午後的陽光特別溫煦,讓人心曠神怡地想停在這個頃刻。

 

不過此時心境就像與我說的那句話約好似的浮現在腦海。

 

 

「我會欺騙我自己今天這樣的進度就不錯了。」

 

 

啊,對了!

 

我不知道學生有分幾種,但我知道妳是最特別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