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汗淋漓的肌肉鎧甲製造室

我有預感,今晚的平衡將會被破壞,可以感受到平常和諧靜謐的仲夏夜,有不可言喻的魔力正悄然進行中,連牛蛙也不得不在此環境下聒噪了起來。

我有預感,今晚的運動健身重訓並不一如以往面無表情,而更洶湧。

 

在經過不長的慢跑一圈後,步入了重訓室。本以為是死氣沉沉的地方,而後,因為你的出現,注入了一股活水。

重訓室不過是一群臭男人們的聖地,但環伺腹背受敵的你仍抵禦著飢餓狼群的緊迫。老實說,身為男人的我實在感到悲哀,男人這種生物身體真是老實又犯賤,我難過地抹除慾望,潛心沉入了健身的世界,如入無人之境,已告解我焦躁不安的羞恥心。

 

意料之外的是,妳跑了。

在重訓後,我們偕同步行至操場,我很感謝賜予我這得天獨厚之機的另外兩位友人。如果今日沒來此,想必遺憾終身。如果要說的話,你就像彗星般閃耀,繞著我的世界運行。

 

我看著在操場揮灑生命汗水的妳,不知不覺如此思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