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不晚的再見

你走至我身旁的座位,安靜坐下。

至今回想起來,我仍餘悸猶存,風雨日子裡留有的小小溫度。我正對著自己的無知與錯誤焦頭爛額,感到無所適從時,你的一句話將我拉回了現實:

「這是你的嗎?」

「嗯!對啊!我的小筆記本!」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因為我對自己感到噁心,容易春心蕩漾,易於喜形於色,自顧自地冒泡。

 

你以為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

按耐不住地我,在下課後的幾秒哩,狗嘴吐不出象牙的說了:

「難得看見你穿拖鞋耶!」

你莞爾的笑了笑。

我只好說:

 

「掰掰!」